旧版
钱学森思想 / 个人轶事
 
钱学森轶事
 
 

  

  一生中3次最激动时刻

  

  1991年10月16日,中央授予钱学森“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”荣誉称号和“一级英雄模范奖章”。在授奖仪式上,钱学森致答词,他劈头就说了一句让人万万想不到的话:“今天我不是很激动。”为什么呢?钱学森解释说,因为他已经激动过3次了。

  “第一次激动的时刻是在1955年向冯·卡门告别的时刻,手里拿着一本在美国刚刚出版的我写的《工程控制论》,还有一本我讲的物理力学的讲义,我把这两本东西送到冯·卡门老师手里,他翻了翻很有感慨地跟我说,你现在在学术上已经超过了我。这个时候他已经74岁了。我一听他这句话,激动极了,心想,我20年奋斗的目标,现在终于实现了,我钱学森在学术上超过了这么一位世界闻名的大权威,为中国人争了气,我激动极了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激动。”

  “在建国10周年的时候,我被接纳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。这个时候,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,我钱学森是一名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了!我激动得睡不着觉。这是我第二次心情激动。”

  “第三次心情激动,就在今年。今年,我读了王任重同志为《史来贺传》写的序。在这个序里,他说中央组织部决定雷锋、焦裕禄、王进喜、史来贺和钱学森这5位作为解放以来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产党员的优秀代表。我能跟他们并列,心情怎能不激动?!”

  

  “我姓钱,但我不爱钱”

  

  和卓著的科学成就及贡献同样为人们所铭记的,是钱老淡泊名利的情怀。

  1958年,钱学森所著《工程控制论》一书被译成中文出版,并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,稿酬加上奖金,共计1.15万元。在一次到中国科技大学力学系授课时,钱学森发现,许多听课学生家庭贫困,连必备的学习用具都买不起。于是,这1.15万元被钱老悉数捐出,用于给力学系的学生买学习用具。

  在“万元户”还是绝大多数人遥不可及的年代,钱老已捐款上百万元。1994年,他获得何梁何利基金奖,奖金100万港元;2001年,他又获得霍英东“科学成就终生奖”,奖金也是100万港元。据他的秘书兼学术助手涂元季回忆,这两笔奖金的支票还没拿到手,钱老就让代他写委托书,将钱捐给祖国西部的沙漠治理事业。

  在将奖金捐出时,钱老说,“我姓钱,但我不爱钱。”

  钱老“不爱钱”,也不爱所谓的“名誉”、“地位”和“待遇”——当年他毅然决然挥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教授、喷气推进中心主任、美国海军炮火研究所顾问等职,回到百废待兴的祖国;名扬四海后,他坚持不题词、不为人写序、不参加鉴定会、不兼任任何顾问或名誉顾问、不到外地开会、不出国;单位要为他建房他坚决不同意,报刊上颂扬他的文章被打招呼“到此为止”……

  “钱老这一辈子对自己要求特别严。”涂元季说,比如他认为车是公家配给他工作用的,所以其他人谁也不能坐,包括他的爱人蒋英。

  

  钱学森主动要求扣分

  

  钱学森助手涂元季还曾在《人民日报》上撰文介绍了钱学森面对自己所犯错误时的科学精神和品德,在上大学时,他曾因为一个字的错误,在评分完毕后主动请老师扣分。

  1933年,22岁的钱学森在国立交通大学机械系读三年级。一次水力学考试,钱学森所有的试题都答对了。当然,绝未作弊。水力学老师金悫教授也在试卷上全都打上了对号,并准备给他满分100分。但是,当试卷发下来以后,钱学森自己却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错:在公式推导的最后一步,将“Ns”写成了“N”。于是钱学森立即举手发言,指出自己的错误,主动要求老师扣分,并把试卷退给了老师。金教授一看,果然这个小错被忽略了,于是他扣掉4分,给了钱学森96分。

 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,这份考卷留在了金教授那里,并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。即便在抗日战争时期,金教授也将试卷存放在行李箱里,带着它一起逃难,真是难得。不曾想几十年后,钱学森成为世界著名科学家,这份考卷自然成为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。1980年,当钱学森回到母校,拜会金悫教授时,这位耄耋老教授找出这份考卷,并回忆起他的学生当年读书时好学上进的趣事。

  (于北清)